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2015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几个核心命题

发布时间:2021-01-21 14:39:55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2015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几个核心命题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近平12月30日上午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八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他强调,今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开局之年,改革形成了上下联动、主动作为、蹄疾步稳、狠抓落实的好局面,呈现出全面播种、次第开花的生动景象,在一些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重大进展和积极成效,有力促进了稳增长、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等方面的工作。明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气可鼓而不可泄,要巩固改革良好势头,再接再厉、趁热打铁、乘势而上,推动全面深化改革不断取得新成效。  回望过去一年,持续的反腐败和经济转型是影响中国2014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两大主题,这些新的形势变化和政策变化,都可以统一到“新常态”这个大概念之下。随着中国经济告别高增长阶段转向“新常态”,未来经济将继续呈现趋势性的放缓,这无疑对2015年的中国经济增长将形成挑战。

目前来看,2015年中国经济发展和深化改革中有几个方面的核心命题值得关注。  第一,经济增长目标下调为明年政策调整和深化改革腾挪出了一定空间。不久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将“努力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作为明年经济工作的首要任务,并决定下调明年经济增长目标,虽然具体数值仍有待公布,但下调幅度符合此前市场预期。当前,市场普遍预期,明年经济增长目标将定在7.0%-7.2%的区间,CPI目标可能维持在3.5%或者下调至3%,不论CPI目标是否下调,都意味着M2增速预期将进一步调降。经济与货币增速压力的减轻将为2015年深化改革释放更多的空间。  第二,在当前的转型大背景下,在淡化GDP增长指标的同时,就业正日渐成为本届政府判断经济发展形势的首要指标。中央政府之所以不过分担心经济增速放缓,就是因为有“就业充分稳定”这一“定心丸”——虽然经济增速放缓了,但全年就业目标却已经提前完成。根据2010—2012年对中国经济增长对劳动力需求的带动作用的估算,6.5%的经济增长即可实现中国的就业目标。可以认为,2015年是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关键之年,保障就业、深化经济改革在新的五年规划中的地位将会增强。  第三,明年经济增长稳住是改革的前提条件。从目前的经济情况以及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的信息来看,中央对经济增速放缓是有底线的,要避免经济失速引发的系统性风险。当前经济形势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比如国内外宏观环境在变、房地产市场形势在变、融资环境在变、中央对地方债务扩张的态度在变……在多种条件变得局促的情况下,明年中国经济发展困难不小。从现实情况来看,稳住明年经济增长、经济发展的三驾马车——投资、出口和消费不可偏废。可以预计,在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将逐渐由过去的投资拉动切换到更加可持续的消费拉动模式,这一转变意味着“中国市场”将会得到更充分利用。  第四,明年深化改革需要在关键领域实现突破。2014年是中国改革的启动年,2015年则有可能成为中国改革的落实年。根据十八届三中全会确定的改革方略,中国经济改革的主要任务是市场化改革,要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当前中国政府正在推动深层次的财政改革,2015年包括地方债、国有企业与财政体制在内的多项改革都将逐步落地。这些改革,在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同时,也将减轻财务软约束企业对于经济的损害,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此外,金融改革是2015年中国最重要的改革领域之一,因为金融改革与中国的对外发展战略有重要关系。2014年中国推出了“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丝路基金、金砖国家银行等一系列对外发展战略,这些发展计划被外界统称为“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实施这一计划不仅需要中国金融机构的大力参与,该计划本身就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中国的金融资源则是推动计划落实的利器。要推进落实这些发展计划,中国必须以更加积极的姿态来推动配套的金融改革。  第五,明年需要大力改革为小微企业发展减负。诚然,为扶持小微企业,政策部门近年来连续出台多项措施。近日,中国政府对小微企业扶持再加力。中国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发布消息,自2015年1月1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小微企业将免征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水利建设基金、文化事业建设费等。某种程度上说,当前小微企业不仅面临税负重的问题,更大的难题是融资难、融资贵。在大企业、大项目占用过多资金而小微企业普遍面临融资难的结构性问题不解决的情况下,仅仅降低小微企业的税负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  融资难、融资贵是决策层今年以来多次提及的重点问题,不过解决这一问题很难通过单一政策调整解决。只有通过系统性推进金融体制改革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融资成本居高不下的难题。近期,全国政协委员、工商银行原行长杨凯生针对银行存贷比管理指出,简单放开贷存比指标并不能解决企业的融资难问题。实际上自从央行11月21日非对称降息以来,银行间市场反而出现资金吃紧、借贷成本上升的现象,这也表明单一政策调整难以有效缓解融资困境。当前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是我国金融体系发展多年累积的结果,解铃还须系铃人,解决该难题应该通过多管齐下的改革推动资金使用效率的提升,以此达到降低融资成本的目标。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