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力拓不惧矿价跌三成为36亿吨产能扩建港口铁路百色

发布时间:2020-10-18 15:00:02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铁矿石在中国和澳大利亚的经贸投资中占据浓重的一笔。2013年,中国进口铁矿石达8.19亿吨,同比增10.2%,其中澳矿占据四成左右。庞大的进口量使中国感觉受到垄断束缚,因此中钢协作为钢铁行业的代表,与淡水河谷、力拓、必和必拓等铁矿石生产商进行长协价格谈判。直到2009年,铁矿石价格波动剧烈,招标现货模式开始活跃,矿业巨头们对应采取船运招标。

中国想扩大进口来源的努力并不明显。因为在短期供大于求、矿价下行通道中,三大巨头依然具备成本优势,并坚定不移地执行扩产计划。为避免中国一直处于绝对进口的不安地位,矿业巨头们也与中国合作,或与中企合资在澳洲开矿,或从中国采购矿车、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钢结构等设备。随着今年底中澳自贸区有望达成,中澳的各项经贸投资会更紧密。在中澳自贸协定签订之前,《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受邀前往力拓集团采访,了解力拓澳大利亚矿山开采状况,以及中国所需的“工业食粮”是如何开采并最终运输到中国的。

10月7日,衡量全球铁矿石吨价指数的TSI(62%)跌至78.9美元。今年3月该指数为116.8美元,半年时间跌幅逾30%。

然而,不论铁矿石价格如何起伏,全球铁矿石巨头仍在坚定执行扩产计划,世界第二大铁矿石生产商力拓集团也不例外。

目前,力拓正为其3.6亿吨产能的扩产计划进行港口和铁路的基础设施建设准备。今年5月,力拓称其皮尔巴拉地区的矿山、铁路和港口扩产项目,比计划提前两个月完成年产2.9亿吨铁矿石的目标。

“现在,一切都是为3.6亿吨的产能扩张计划作准备。”9月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力拓集团皮尔巴拉地区的矿山、港口和铁路采访时,接触到的管理人员除反复强调“安全措施”外,最多提及的就是这个扩产目标。这些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后,力拓到2017年的产能可扩至3.6亿吨,真正实现则要到2020年。

但要达成扩产目标,并不是新开矿山,而是在原有矿山内“挖潜”。“从2.9亿吨到3.6亿吨,我们之前计划新开两个矿山。”力拓铁矿集团首席执行官兼力拓集团中日韩业务执行官何彦枢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后来我们改变计划,只建设一个矿山,并在现有15个矿山的10个矿山里提高生产效率。建设一个新矿山需要30亿美元,改进10个矿山只需花几亿美元,并且产品质量始终如一。”因此,目前的扩产计划为力拓集团节省了30亿美元。

前些年的扩张令力拓资产负债表压力骤然加大,如今,力拓虽然扩产,同时也在“减支瘦身”。这是力拓扩产战略实行“内部挖潜”、“吃干榨净”的重要原因,其中也有力拓更换掌舵人风格不同的因素。

力拓扩产实行内部挖潜

力拓集团现在“内部挖潜”和“吃干榨净”的扩张风格,与此前新开矿山、投资新项目的“与其租赁不如买下”的豪迈风格迥然不同。这要从力拓集团前任和现任CEO的交接谈起。

力拓集团前任CEO艾博年于2013年1月17日离任。从2007年5月开始,艾博年担任力拓CEO,上任伊始便主导收购了加拿大铝业公司。此举一度令力拓面临被收购。

如果说对加拿大铝业公司的投资已让人提心吊胆,那么莫桑比克煤矿项目真的惹火了力拓集团董事会,这是导致艾博年离职的原因。

2011年6月,力拓斥资40亿美元收购莫桑比克焦煤企业Riversdale,收购后发现该项目与先前被告知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此后,该项目被以与收购价相去甚远的低价转手。这也直接导致当时负责该项目的力拓能源CEO睿达齐的辞职。

“他们人太好,太相信下面做事的人。”力拓集团员工对艾博年当年的遭遇如是评价,“但他的战略就是‘发展’,一直在投资、看项目,不知道终点在哪里,所以资产负债表看上去让人提心吊胆。”

当年董事会决定让艾博年离职,对力拓集团来说非常突然,综合衡量后,山姆·威尔士成为力拓CEO接班人。威尔士曾负责力拓集团的铁矿石业务,铁矿石又是力拓最大的业务板块。

威尔士接任后,在力拓集团推行与艾博年扩张风格不同的“瘦身计划”。

力拓从2.9亿吨产能规模扩产到3.6亿吨产能规模,是艾博年提出的计划,但当时还未获力拓集团投资委员会通过。因为那时铁矿石价格已经开始下降,扩建还是不扩建,力拓其实在纠结。

威尔士就任力拓集团CEO、何彦枢就任力拓铁矿集团CEO之后,重新就扩产计划做了可行方案,2013年获投资委员会批准通过。

力拓集团两年内要减支50亿美元,而矿山又要扩产,在新项目不优先考虑的情况下,只有对现有的矿山进行挖潜。力拓集团在澳大利亚共有15个矿山,其中3个矿山供给日本需求,不参与混矿。力拓集团选择在10个矿山里寻找以前没有开采的角落,凑齐3.6亿吨产能。

在威尔士推行的“瘦身计划”中,力拓的财报出现了令股东满意的起色。今年上半年,力拓集团税后利润达51亿美元,增长了25%。“现在的现金流和财务都处于优势位置,资产负债表是健康的。”力拓集团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林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对于很多人担心的矿价暴跌,林奇回应称,股东们对铁矿石价格波动已经习惯了,其他板块价格的上涨可以抵消铁矿石价格的下跌,“铝价在平稳上升,铜价平稳,钻石价格在上涨。”

“我们做扩产决定并非短期计划,而是注重长期规划。中国对铁矿石的需求将稳健增长。”面对矿价下跌,何彦枢依旧坚持扩产,“虽然中国经济不像过去那样高速增长,但城镇建设还是需要铁矿石,我对中国市场保持长期乐观。”

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市场占力拓总销售额的36%,高于日本市场的16%及美国市场的13%。重型钢铁和技术含量高的产品、普通建筑和产业,也是力拓在中日韩市场挖掘的机会。

何彦枢说,“力拓不会担忧过度供给,相比成本较高的企业,我们还是有优势。”根据瑞银的数据,力拓开采铁矿石的成本是40美元/吨,必和必拓为40美元~50美元/吨,其他矿山成本为60美元~70美元/吨。

铁路扩建明年一季度完成

在广袤的西澳矿区,除了蓝天,还有蓝宝石一样的海和褐红色的矿山。清早的兰伯特角港口安静而忙碌:矿车进入翻车卸载装置后,里面的铁矿石被倒入集矿箱,随后进入传送带。矿石在堆场根据产品类型和质量控制计划进行堆放。堆料机能运作250米长的料堆,取料之后通过传送带装船,已混合好的铁矿石就在码头的泊位处装船。

兰伯特角港口是力拓集团自有的4个港口之一,每天运量可达16万吨。与其他港口不同的是,兰伯特角港可以对铁矿石进行选矿作业。

为了配合力拓集团扩产至3.6亿吨产能的目标,力拓集团港口维护总经理玛妮·芬莱森正在负责港口的扩建。她率领的扩建团队共有27人,而4个港口运营团队为1400人,工作量非常大。

兰伯特角港已有的CLA线吞吐量为9000万吨,与CLA线平行的目前正在扩建的COB线,上面正堆放着从中国上海振华重工采购的钢结构。

正在扩建的吞吐量为5000万吨的COB新港口,一半已经开始运营。芬莱森介绍,2015年将完成基础设施扩建工作,装船量也会不断增加。

芬莱森说,港口的基础设施中,火车车箱是从齐齐哈尔轨道装备有限公司采购而来,码头也有一些停锚的地方用的是中国设备。

铁路是铁矿石从开采到出口极其重要的一环。力拓的铁矿石通过自有铁矿石专运铁路系统运送至港口,最长距离可达460千米。力拓集团铁路维护总经理希斯·哈登9月份在中国待了一周,主要为采购矿车。

哈登表示,一列典型的运载货车长2.5千米,包括236节车厢和3个通用电气公司制造的机车。

每天,火车从皮尔巴拉地区的12个矿山运矿过来,一小时一班。其中,6500节矿车车厢是从齐齐哈尔轨道装备有限公司采购。在丹皮尔港口有6个翻车机,12个装载装置负责将铁矿石装船。

记者看到,皮尔巴拉12个矿区到港口的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火车专线有24~27列火车运输铁矿石;另一条东北-西南走向的罗伯河矿专线与之交汇,共有6列火车运输。

哈登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两条线路年运量为2.9亿吨,预计铁路在明年第一季度就可完成扩产3.6亿吨的基础设施扩建工作,比皮尔巴拉地区其他基础设施建设要快一个季度。

为提高铁路运输效率,力拓将推全球第一个全自动重载铁路系统,2015年将正式投入运营。“这意味着中途不用再经历换司机的过程,提高运载总效率和周期效率,产能也提高了。”哈登说。这个全自动重载的长距离铁路系统投资额超过5亿美元,由意大利公司设计。

为实现扩产目标,力拓铁路系统已应用了两项新技术来提高运输效率,其中一项是全车刹车制动,所有的车厢一齐刹车,比起往常的机车先刹车、后面车厢逐渐刹车的传统模式,一列火车运输一次可节省30分钟。

“要达到3.6亿吨产能,火车机车车组得有190个。”哈登说,现在只有173个火车机车车组,通用电气公司会在一年内交付所需的机车车组。

随着机车车组增加,矿车也需要增加。“我们一共需要11500节矿车。”哈登说,其中一半会从齐齐哈尔轨道装备有限公司采购,另一半会从一家制造厂设在中国的澳大利亚公司采购,总之矿车都是“Madein China”。

哈登表示,目前,这两个铁路系统已有11250节车厢,还有250节没有交货。“今年底所有车辆都会到位,铁路基础设施会在明年第一季度到位。”矿车车厢的载重也将从此前的50立方米/110吨增加到55立方米/120吨。

《《《

相关链接

力拓看好中国钻石市场: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2%

曾经差点被剥离的力拓钻石业务,如今得益于中国市场需求的成倍增长,发展势头正旺。

力拓钻石董事总经理沙尼·约翰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估算,中国市场需求年复合增长率至少为两位数,为12%左右,中国钻石市场的需求增速是其GDP增速的2.5倍,而美国市场的需求增速与其GDP增速持平。

力拓集团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林奇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力拓钻石利润率超过了铁矿石利润率,目前唯一影响力拓钻石利润率的就是其澳大利亚阿盖尔钻石矿山的寿命问题,因为到2021年阿盖尔矿将完结了。

目前,阿盖尔矿没有扩建计划。到2021年,阿盖尔矿的寿命将到期。“我们还没有投资延长矿产的打算。”约翰森说。

不过,约翰森表示,除了上述三地矿山之外,力拓在印度的钻石矿项目将在2020年投产。

差点被剥离的钻石业务

尽管力拓是全球最大的钻石生产商之一,但钻石业务对力拓利润的贡献较小,占年收入的比重不到5%。

早在2012年3月27日,力拓发布公告称,已开始对钻石业务进行战略性评估,包括研究可能剥离旗下钻石业务等一系列方案。彼时,力拓运营的三个钻石矿分别位于澳大利亚、加拿大和津巴布韦。

其中,澳大利亚西北部的阿盖尔钻石矿,于1979年被力拓的地质学家从蚁丘中发现,为了避免被其他竞争对手挖掘,力拓当时包了当地所有的飞机和车辆,开始了大范围的钻探工作。

1985年,力拓开始运营阿盖尔钻石矿。1980年,阿盖尔矿山处于巅峰时期,年销量达4000万克拉。

阿盖尔钻石矿规模非常大,长2公里,宽1.5公里。“之前是露天开采,从去年开始,我们转向地下开采。地下矿的开采技术含量很高。”约翰森说。

但在约翰森看来,正是地下矿开采的投资预估太高,差点让力拓剥离了钻石业务,这与集团CEO更换决策改变无关。

“之前,加拿大的钻石矿从露天向地下开采转变,投入很多,阿盖尔矿从2008年开始也准备从露天转到地下开采。当时(资金)非常困难。”约翰森说,“此前,我们对地下矿的复杂程度估计较高,后来解决了这个问题,投资委员会认为可以通过这个资产继续赚钱,所以就保留了钻石业务不再出售。我们在建设地下矿的时候控制了成本,现在开始逐渐回收了。”

据了解,阿盖尔矿从露天转向地下开采总共投资了22亿美元,与之相关的每个卡车轮胎的投资就高达28万元人民币。

所建设的地下隧道长达42千米。“若全部投产,阿盖尔矿每年可产2000万克拉钻石。”约翰森说,“我们采用了自然崩落法,在钻石矿里第一次使用这种方法。”

约翰森认为,钻石部门的一个重要创新是,钻石开采可以在地面操控地下,比如,很多重型机器可通过在地面建立控制室的方法进行远程控制,不必有人员劳作。

中国市场需求倍增

9月,力拓钻石在中国合作的唯一经销商周大福和中国首饰商老凤祥等企业来参观阿盖尔矿山。

阿盖尔矿1%的总产量是名贵的粉钻。去年产出的粉钻在10月份会采取秘密竞拍的方式,由富豪们购买。

老凤祥和周大福都认为,现在中国居民看到钻石是不同的感觉了。“钻石有很多颜色,非常适合开发时尚市场。”约翰森说。

2010年上海世博会时,力拓钻石部门开始与周大福合作,在周大福大中华区的2000家店铺中销售。据悉,周大福钻石销售中70%来自阿盖尔矿山。

力拓钻石部门每年销售1000万~2000万克拉钻石,其中40%销往美国,自2008年开始销往中国市场,目前中国市场占10%~11%,是年前规模的两倍。

钻石在中国市场需求增长非常快,约翰森预估了一下,年复合增长率可达12%。“在印度市场增长也很快。”他说。

“中国市场的中等收入人群不断增多。”力拓钻石传播经理罗宾·艾莉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目前中国珠宝市场的整合度非常高,包括周大福在内有三四家大的珠宝零售商。

“因为阿盖尔矿很特殊,产量大,并且世界上所有的钻石颜色都能在这个矿里找到。”艾莉森说,因此,阿盖尔矿的钻石适合开展时尚首饰营销,并适合每个人购买。

游乐园设备

厦门牙齿矫正

防水补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