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华裔警员梁彼得被定罪原因梁彼得过失枪杀案能翻盘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1 18:53:10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据美国中文网综合报道,2月11日晚,梁彼得案由12名陪审员组成的大陪审团裁定,对梁彼得的过失杀人控罪成立。该案的唯一非裔陪审员事后表示,陪审团讨论的焦点是梁彼得的手指是否在手枪的板机上。

“纽约每日新闻”报道,梁彼得陪审团的7名男性和5名女性陪审团成员对梁彼得感到同情,但是也表示,梁彼得事发时将手指放在扳机上,也是导致无辜的格利死亡的原因。

陪审团中唯一的非裔陪审员斯贵林(Carlton Screen)向“纽约每日新闻”表示,整个案子的关键点就是梁彼得的手指是否扣在扳机上。在经过专家讨论和一系列的证词后,有证据显示,梁的手指必须在扳机上才可能把子弹打出去。

陪审团的另一名未透露名字的成员称,他相信梁将手指放在扳机上是一个错误。该陪审员称,陪审团所有成员都知道,梁并不是存心想伤害格利,但是事情的结果就是,有一个无辜的人死了。

为了解枪扳机的感觉,陪审团在庭审过程中试了两次空枪,第一次是在检察官第一次介绍梁彼得的配枪作为物证,当时法官说,陪审员如果想试,可以试试,当时有10位陪审员试了枪。第二次是在陪审团开始磋商判决书的第一天,12名陪审员都上手试开了空枪。

斯贵林称,专家称需要11.5磅的握力才能扣动扳机,这不是非常容易的。而另一名陪审员则表示,他此前经常射击,所以对他来说并不难。

斯贵林也说,大家非常认真、彻底。他是在听完梁彼得搭档兰道(Shaun Landau)和梁彼得的证词后开始确认梁彼得有罪的。他没有相信梁彼得说的每一件事。特别是在梁彼得作证时说:“我一紧张,枪就响了。而所有作证的警官都说,枪必须要扣动扳机才会响。”

斯贵林也说,他认为梁的搭档兰道也应该被控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兰道的证词出卖了梁彼得。“我们为梁彼得感到难过,我们也为格利感到难过。为他的家人感到难过。”斯贵林说。

“纽约时报”指出,梁彼得被判有罪,已引起争议。支持梁的华裔民众纷纷痛批司法不公,多名白人警察枪杀非洲裔没被定罪,引起族裔激烈冲突,使得身为华裔的梁彼得成为代罪羔羊。就连部分非洲裔也认为族裔在梁案扮演重要角色,32岁的“Pink House”政府楼居民奥斯顿(Ty Alston)即指出,警方想至少让一人被判罪,挑出了梁彼得,“不过他不该是唯一的一人”。

纽约警察工会(PBA)主席林奇(Patrick Lynch)声援梁彼得说,“对警察来讲,最糟的就是产生自我怀疑,警员和大众都会受害”。

在梁彼得案裁决宣布后,纽约市长白思豪12日做出谨慎表态。他说:”我们尊重司法程序。” 而对于纽约警察工会主席林奇所说的,梁彼得案裁决将会给纽约巡逻警察带来寒蝉效应,白思豪对此表示:“我不这么认为。”

延伸阅读:纽约华裔警察梁彼得案始末回顾 误杀非裔青年被定罪美国多地暴发游行声援梁彼得现场图 呼吁“公正审判”

美国华人大游行后,梁彼得案翻盘可能有多大?(侠客岛)

那么,游行示威,有用么?梁彼得案发生转机的可能有多大?

梁彼得定罪后,他的代理律师罗佰能号召民众致信法官。因为美国法律规定法官有最终裁决权,可以推翻陪审团的裁决,只要其认为裁决结果与法理推断有着较大出入时,即可否定陪审团的裁决。

但曾任纽约警察总局副局长的华裔律师莫虎认为,无论是致信法官还是民众请愿,在司法程序上,有两个关键点。

一是争取在动议时推翻此前定罪。二是争取不要入狱。根据目前的定罪,梁彼得最轻可判3年监外看管,最重可判15年。最好能争取到最轻量刑,如果被判入狱,要马上上诉至中级法院,高级法院,甚至是联邦法院,尽量减轻此案对梁彼得未来的影响。

华裔刑侦专家李昌钰在采访中则认为,梁彼得案中,他的辩护律师没能就“为什么开枪”这一核心问题做好辩护,“辩护的方向是错的”。“他没有找到最好的律师和专家。”

对于华人游行示威是否会改变审理结果,李昌钰认为“游行的话不会改变结果,一开始游行示威的时候应该在警察局门口”;“第二个游行要在检察官办公室门口,要求他不起诉”,但现在已经都太晚了。

同样,律师C. Aaron也认为,华裔和团体的抗议活动可能没有大作用。“我知道从梁彼得被大陪审团(grand jury)起诉到最近的宣判,华人白宫请愿、抗议、捐款等此起彼伏,但结果并没有影响到最终的判决结果,这就是美国司法独立的宗旨。按我个人的观点,与其凑钱帮他上诉,不如用来安抚被害家庭,达成某种程度的谅解,也许会对最后刑期的减少甚至缓刑有利。”

而针对华人律师认为上诉还有成功的机会,C. Aaron认为“在美国如果被陪审团定罪,老实讲上诉成功的机会很小”,“只有在法官犯了比较大的法律错误时上诉法庭才会推翻原判,如果没有法律使用问题的案子上诉法庭一般都不会受理的”。

所以,20日这一次庞大的华人游行,或许并不能达到最初的目的,对案件本身可产生的实质性帮助很小。其更多的作用,也许体现在给了华人群体一个团结的契机。正如其标语写的“不做哑裔”。华裔群体要如何维护自身利益、更积极地融入美国政治,处理好种族之间的问题,这是梁彼得案之后最大的思考。

愚公移山手游

封神无敌2最新版

shenzhidalu

史小坑的烦恼3玩命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