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余永定中国不会立刻危机还有一两口气可以喘

发布时间:2021-01-25 15:23:08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余永定:中国不会立刻危机 还有一两口气可以喘

余永定认为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中国至少还有一两口气可以喘,但是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次我们还是有机会把问题解决的,对于形势不应该过度的悲观。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资料图)  7月3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在某论坛上表示,不认同中国马上就面临危机的观点。

余永定称,这种观点在世界上是非常常见的,说了30多年了,年年说,年年中国就这么过去了,我觉得这次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我认为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中国至少还有一两口气可以喘,但是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次我们还是有机会把问题解决的,对于形势不应该过度的悲观。

以下是文字实录:

由于时间关系,赶紧小结一下。2013年金融形势小结,地方政府基础设施建设的相关债务令人担忧,产能过剩行业的相关债务也令人担忧。刚才李先生说的非常好,确实非常令人担忧,他们怎么还钱,经济增长速度的下降必将导致金融形势的恶化,这是难以避免的。在未来一段时间,不良债务率可能会明显上升。

第二,金融机构普遍存在的套利活动,行内人都知道,套利,所谓的空债,就是搞套利活动,没有进入到实体经济,恶化了资源的配制,降低了金融效率,套利问题应该通过加速市场化改革加以解决。我们必须要加速市场化改革,而不是通过行政手段来遏制这种套利,在一个发达国家,这种套利的机会是比中国少得多的,而且这种机会很快就通过套利活动消除了,中国是长期存在,这对中国的危害是非常大的。

第三,影子银行活动实际上是吸收存款的一种金融创新,和对监管的规避,高息揽储增加了银行的融资成本,增加了期限错配的危险,对金融稳定造成了一定威胁,但对其危险不应无视,也不应夸大,重要的是应把金融创新纳入审慎监管,同时废除一些不必要的限制。

第四,中国的房地产投资在GDP中的比重过高,结构不合理。房地产价格不断上升反映了供求失衡的状况,应该用市场的办法解决,为了降低房地产投资在GDP中的比重,同时又达到抑制房地产价格上升的目的,主要应该采取财政方法、税收的方法。你不看去收房地产税,我们这些存量就放在那儿,很多年轻人想租房子也租不到,但是有人拥有大量的住房,对于他来讲,拥有大量的住房没有什么损失,为什么我们不可以用财政手段来解决问题。相信我们一旦认真执行了房地产税,有相当大批房子就会挤出来。因为我刚才说了,我们的房地产投资在世界上是少有的,中国的户均住房拥有率是极高的,肯定是有一大批住房废止不用,我觉得必须应用经济手段把它挤出来,光用货币手段无法解决这个问题。

总之,为了配合结构的调整,在今后一段时间内,货币政策应该处于偏紧的状态,而且宏观审慎管理应该进一步加强。在2013年和未来一两年内,中国金融业实际上应该处于调整期和改革期,不是过去的高速发展期,金融形势有可能有所恶化,但总的来说,我不认同中国马上就面临危机的观点,这种观点在世界上是非常常见的,说了30多年了,年年说,年年中国就这么过去了,我觉得这次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最近我写了一篇文章,我认为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中国至少还有一两口气可以喘,但是我们不能再拖下去了,这次我们还是有机会把问题解决的,对于形势不应该过度的悲观。

除了国内金融形势有可能恶化之外,还必须警惕美国的数量宽松政策退出对中国所产生的危机,全世界都非常关心这个问题,中国必须加强对国外金融风险的防范。

邱晓华:中国经济短期内绝对不会硬着落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经济短期内绝对不会硬着落。

邱晓华认为,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应该从长周期、短周期分别看,从短周期角度来说,中国经济也绝对不会硬着陆,中国目前还存在着各种支撑中国经济保持合理增长的基本条件,如果能够在结构方面进一步改进,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区域化,这些结构上的改进如果能够进一步往前推,那么可能就能给经济创造短期和长期都有力的支撑因素。

他表示,对中国来说,第一,如何实现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第二,对中国来说,如何构造一个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第三,对中国来说,如何构造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这三个问题解决好了,我们所期待的中国梦,中国的“两个百年”或其它目标都能够实现。

文字实录:

主持人:

掌声感谢高尚全先生,非常感谢,再一次谢谢高先生,高先生已经人过八旬,八十多岁了,思路如此清晰,表达如此流畅,我们很钦佩,也不好意思,刚才把这个时间更多留给高先生了,但话题的脉络现在已经基本清晰,我们其实是要跟大家讨论,当我们给开局打了很高分数的时候,我们特别想知道各位对未来的预测到底在哪儿,因为今天听到了很多预测的标准,中间有一些变量,我们听到了底线说,听到了上线说,还听到了限速说等一系列说法,我想问邱晓华先生,您对未来做判断,恐怕GDP还是重要的判断,如果让您加上另外一个指标的话,它会是什么?

邱晓华:

主要看当前的形势和对未来怎么看,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其实我觉得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应该从长周期、短周期分别看,或许我们能比较客观地看到我们当前的问题。

前面我们对领导的开局说了表现不错。

主持人:90分。

邱晓华:

那么未来中国怎么走,大家都在期待着中国的改革,从一个长的过程来看,中国今天经济的减缓,企业的困难以及各种社会矛盾的增多,我想有它发展阶段性不可避免的因素存在。

大家知道,中国已经告别了短缺,进入了相对宽裕的发展阶段,在短期市场短缺下面所掩盖的一些矛盾转变为在相对宽裕下面的一些矛盾,这种矛盾的转变可能我们首先要看到,过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商品多与少的矛盾,现在我们进入了要看到商品好与坏的矛盾,这是第一个变化。

第二,我们过去更多是靠低成本来推动中国经济的发展,现在我们已经告别了低成本发展阶段,各个方面的成本都在上升,如何在成本上升的新阶段来保持中国经济更好的发展,这可能是需要我们思考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我们原来是低收入阶段,现在我们进入了中等收入阶段,在低收入阶段里面,老百姓对政府的期待,对政府的要求也比较简单,那就是解决一个基本的温饱问题,而进入中等收入阶段,我想老百姓可能不再满足于温饱两个字,超越于温饱之外的,比如说希望更加富裕的生活,财富要越来越多,对财富的追求可能是成为老百姓新的期待;第二,对安全的需求,希望有更安全的环境,希望生活环境,工作环境甚至是生命环境能够更加安全,这是政府要看到的一个新变化;第三,老百姓对政府希望有更加公正的待遇,可能不再希望有各种歧视,不再希望有差别,希望大家都能够生活在一个比较公平、正义的环境中;第四,可能在这个阶段里面老百姓希望更多扮演主人的角色,因此他希望有更自由的选择,希望对自己的生活,对自己的工作,甚至对国家事务的参与都要有更自由的选择。如果我们看不到在中等收入阶段里老百姓有这么多超越于温饱之外的需求,我们还是以解决温饱作为政府工作的着力点,那么我想我们社会领域的矛盾就会越来越多,这是第三点。

第四,我们要看到,我们是由过去世界经济全球化相对和平的环境来发展自己,而进入到今天,世界经济的全球化趋势有可能发生新的变化,甚至可能发生逆转,世界和平的环境也可能发生新的变化,中国如何在新的国际环境中保持自己相对有利的发展态势,这也是一种新的挑战。

概括起来,从一个长的过程来看,今天中国经济的困难可能才刚刚开始,而不是结束,所以对企业家、对老百姓,应当看到我们的困难期还不是终结之时,而是刚刚开始之日,如果说现在不是黎明前的黑暗,我们至少可以说是漫漫长夜的开始,要做好过几年困难期的准备。这是第一个角度。

第二,从短周期角度来说,中国也绝对不会出现像别的国家的一些人认为的,中国会硬着陆,中国目前还存在着各种支撑中国经济保持合理增长的基本条件,比如说我们结构的问题,我们体制的问题,老百姓民生的问题,像这些尽管是问题,但它背后就是我们的潜力,就是我们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巨大动力,如果我们能够在结构方面进一步改进,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区域化,这些结构上的改进如果能够进一步往前推,那么可能就能给经济创造短期和长期都有力的支撑因素。

又比如体制,我们过去更多是在市场化、国际化和经济主体多元化方面进行的浅层次改革,而今天,这些浅层次方面改革的红利已经在弱化,如果我们转变思路,能把深层次方面的改革推进,而变为新的红利,那么我想中国经济还能够获得更好的支撑,同样还有民生方面的改进。

当然,回过头看中国经济的发展,每一个过程其实都是围绕着解决民生来展开,从80年代解决吃饭穿衣问题,到80年代中期解决老百姓日用工业品的问题,到90年代解决老百姓的住房问题,这一切都是围绕解决民生需求拓展了国内市场,今后可以想像,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国内市场的空间还是很大的,因此,从短周期角度来说,在政策的调节下,在政策的调整下,在政策的主导下,我认为保持一个七以上,八左右,应该说问题也不大,长周期中国经济下行面临着很多压力,我们应当做好困难的准备;从短周期又有一些支撑因素,我们也不必过于悲观,但不管怎么说,下面三个结论还需要引起我们大家一起讨论:

对中国来说,第一,如何实现长期的可持续发展;第二,对中国来说,如何构造一个和谐安定的社会环境;第三,对中国来说,如何构造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这三大问题是近期、长期都面临着的问题,我们期待着改革的深化,期待着改革,给这三个方面提供一个解决的路径,我想这三个问题解决好了,我们所期待的中国梦,中国的“两个百年”或其它(目标)都能够实现。

谢谢大家。

邱晓华:上半年经济总体平稳 钱荒有惊无险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表示,中国新一届领导集体上台之后的经济形势总体平稳,有惊无险,偶尔出现一个钱荒,但很快市场又趋于平稳,市场物价也还是比较平稳,整个民生也是比较平稳,所以平稳应该说是今年上半年总的基调。

文字实录

邱晓华:平稳我想是今天新政带来的一个最大的变化,应该说经济运行总体上还是平稳的的,有惊无险,偶尔出现一个钱荒,但很快市场又趋于平稳,市场物价也还是比较平稳,整个民生也是比较平稳,所以平稳应该说是今年上半年总的基调。

对政府不好怎么评价,但是我觉得,从“平稳”两个字后面应当能够告诉我们,在如此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环境下,中国这么一个大的经济体还能够保持这样一个平稳的发展态势,来之不易,所以从来之不易反推,政府的表现应当是好的。

邱晓华:“经济增3%而居民收入增6%”是天方夜谭

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邱晓华称,最近市场上流行一个说法,即将经济增幅调低到3%,同时希望居民收入能够增长6-7%,邱晓华称这是“天方夜谭的鬼话”。邱晓华认为,没有必要的经济增长速度就不可能有收入增长,没有收入增长也就不可能有消费增长。

文字实录

邱晓华:

我想补充讲两个问题,一个是最近市场上流行的,北大一位外国教授认为,中国经济的再平衡,只要把经济速度调到3%,就能够实现再平衡。其实他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逻辑错误,经济速度如果调到3%,又希望居民收入能够增长6到7,显然这是一个天方夜谭的鬼话,因为没有经济增长不可能有收入增长,结果他恰恰把这个东西作为行得通的说法,我觉得大家要警惕一下,没有必要的增长速度,不可能有收入增长,没有收入增长也就不可能有消费增长,这是一个逻辑,所以我想对速度问题还是不能够过于掉以轻心,要保持在一个合理的增长区间,我同意许局长的观点。

第二是刚才讲到的,你说产能过剩好象是政府带来的?我认为不是,中国的产能过剩恰恰是市场经济改革所带来的,计划经济的最大功能是创造需求,而市场经济的最大功能是创造供给,所以我们过去三十多年之所以能够由短缺走向相对的宽裕,就是因为我走了市场经济倾向的改革之路,所以解决产能过剩的矛盾,确实还是要从政府的转型去解决。刚才李部长讲的很多思路,我想补充他一条思路,我认为他讲了很多条,有一条没讲,我想补充,就是政府还应当积极创造需求来解决产能过剩,大家如果注意一下出国,看一看韩国,看一看日本,再看看我们自己,所有的建设项目,所有的桥梁和道路,它的低质量低水平程度,大家就会想到,我们的钢铁多,是因为多在我们该用钢铁而没有用钢铁,我们的桥梁有多少是钢铁桥梁?没有,大家去甘肃看看,甘肃的兰州有一座一百多年前德国人造的钢铁桥,至今还是坚固的横跨于兰州河上,而今天的中国到处都是豆腐渣工程,就是因为该用钢铁的地方用得太少,或者用的不达标,所以我一直呼吁,我们应当用打造百年工程的思路来化解产能过剩的矛盾。

刘永好:城市化改造将加大东西部农民贫富差距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表示,西部农民,确实,深山里面的农民,他们的土地,我想在50年、100年以后他们的价值也提升不了多少,他们的房子拆迁价格也不会赔偿太高,房子的差价就那么大,而大城市周边的农民通过城市化的改造获得了很多赔款,他很富,而西部的农民,偏远地区的农民可能享受不了这个红利,根本就没办法,这又是一个剪刀差。

文字实录:

刘永好:

这样一改,刚才说城中村,他们都补偿,因为他们祖上都住在那儿,所以他们有这个权利,这也是天经地义的,从这个角度,作为西部的农民,他们羡慕,但也没有太大意见。

西部农民,确实,深山里面的农民,他们的土地,我想在50年、100年以后他们的价值也提升不了多少,他们的房子拆迁价格也不会赔偿太高,房子的差价就那么大,以前我记得,大概是十年以前,成都的房价跟北京市同一个区位的房价,大概不到50%,现在差不多了,成都一万的,这儿要卖四万、五万,五倍六倍的,差距太大了,农村更是这样,一些地区的房子到了今天还有一千两千个平方米的,我不明白,新房子两千多块钱怎么建得出来,因为我们公司自己建房子自己住可能都要三千多块钱一个平方,这是建设成本,土地不要钱,我不知道为什么,据说差距将会拉大,拉得比较大,这就决定了西部的农民要通过城镇化买房卖房赚钱来取得加值不可能也不现实,大家投资都到北京、上海去买,买了一定增,在农村地区有增,但不会增得太大,因为它单纯就是居住功能或休闲功能,除非你把它做得像度假村一样,那是另一回事。

所以这种情况下又形成了新的不平衡,大城市周边的农民通过城市化的改造获得了很多赔款,他很富,而西部的农民,偏远地区的农民可能享受不了这个红利,根本就没办法,这又是一个剪刀差,本来他收入就低,再加上剪刀差,所以我觉得对这些西部偏远地区的农民更多关注可能会更好一些,他们可能想都没想过要通过买房子放那儿增值后再赚钱,或者买房子租出去收租金,谁去租他的呢?只能从发展生产上,从扩大规模上,通过变革上来考虑,或者干脆就进城了。

刘永好:小城镇建设也是城镇化 不用都向北京看齐

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表示,新型城市化,都讲的是北京、上海、大城市里面的问题,包括城中村问题的解决,包括农村人到大城市来的问题,但是我感觉,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是新型城镇化,我感觉落脚点更低一些,可以是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小城镇的建设,这是我的理解。

文字实录:

刘永好:  刚才各位专家都讲了,新型城市化,我理解,因为大家都讲的是北京、上海、大城市里面的问题,包括城中村问题的解决,包括农村人到大城市来的问题,但是我感觉,我们今天讨论的问题是新型城镇化,我感觉落脚点更低一些,可以是数以千计、数以万计的小城镇的建设,这是我的理解。

第二点我的理解是这样的,现在新型城镇化,大家讨论的是房子和户口的问题,我觉得房子和户口很重要,没有房子没地方住,没有户口没有权利,谈这个问题谈得比较多,在大城市这种问题很特别,很重要,但是,我理解新型城镇化最重要的是农村的农民的生存方式的变革问题,农村人的生存方式变革,这是最大的变革。

装修价格

苏州装饰装修

北京城建琨廷装修效果图

美式三居室装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