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大后我可以娶你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3:32:58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孩,他17岁,在一个小城市的高中读书。

他不是本地人,父亲再婚,他跟随父亲来新的城市,在重点高中借读。在很多人眼里,他是一个异类,少言寡语,但有绝对的聪慧。他酷爱数理化,那些复杂的工程算式从来都是迎刃而解,让教他的老师忍不住惊叹。他独来独往,常常吸引一些好奇的目光,男孩的嫉妒,女孩朦胧的喜欢,他视而不见,始终平淡,游离在人群之外。唯一喜欢的活动是在课间的时候趴在窗台上看天空:有时候是明亮的蔚蓝,有时候是阴沉的灰暗。

11月的冬天,风是阴冷的,他的目光掠过天空,由上而下。忽然就看见了她。女孩穿着白色大衣,玫瑰色的围巾绕过她的脖子垂在胸前。爬楼梯的时候,长长的马尾辫在背后甩起。他的目光一路追随,直到她消失在楼梯的拐角。他甚至没有看清她的容貌,但在瞬间,他感觉到了自己真实的心跳。

慢慢的知道她叫蓝,已经高三。而他,只不过是高一一个始终孤傲的孩子。他开始有意识的趴在窗台等待蓝的身影,渐渐知道蓝每天6点就来学校,知道蓝是学校的文娱委员,知道蓝酷爱音乐和写作……而蓝也开始注意到那个沉默的男孩,他有挺直的鼻梁和抿紧的嘴角,常常只是远远的看着她,眼神专注却有水一般的纯净。

冬去春来,春暖花开,蓝的功课越发紧张。他计算着时间,三月了,也许再过几个月蓝就会离开。再看蓝的时候,他的眼光就有些焦灼不安,一切都还没有开始,就必须接受失去吗?不要。

凌晨5点的时候,他等在学校的楼梯口,蓝会从这里经过。设想了无数次相遇的情景,等待的时间,他的手心有微微的汗。6点,蓝走过来,出现在他面前。他第一次仔细看这个女孩的容颜,细长的眉,小巧的嘴,含蓄的眼。他喊她:蓝。蓝抬头看他,忽然展颜一笑,眼睛弯成月牙的形状,笑容荡漾。他在蓝眸子里看到了怔怔的自己,也笑了,想说的话却只汇成一句:蓝,我是凡,记着我。

半年的时间转瞬即逝,那一年的夏天,蓝被南京的一所大学录取。开学的时候,没有了蓝的身影,他的心里忽然就有点空空荡荡。碾转打听到蓝的学校,他寄卡片给她,提起笔,心中好多好多的话,可是最终什么也没有写下。卡片的封面上是霜红的枫叶,还有两个字“想念”。他想她会明白吧,于是只在卡片的空白处写下自己的名字:凡。蓝偶尔也会回信,清秀的字迹,告诉他大学生活的自由,身边人的堕落,自己的一些孤单和寂寞。然后在信的末尾很大人的嘱咐他好好学习,不要虚度了年华。他看着信,轻轻叹一口气,也许,在蓝心里,他依然只是一个孩子。

要高考了,他所有的志愿无一例外的填了南京。他要去南京,那是蓝的城市,他要去她身边。接到录取通知的那一天他欣喜若狂,他知道自己在一点点接近梦想。

他跨进大学的时候,蓝已经大三。开学第一天,他迫不及待的去看她,他要告诉她,她是他整个高中时代、现在、还有将来的梦想。蓝见他,却不是一个人,蓝身边多了一个高大挺拔的男孩。蓝喊那个男孩“宇”,喊他“弟弟”。他保持微笑,心却忍不住往下沉。看着蓝身边的男孩,蓝一脸的甜蜜,他忽然就把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终于,什么也没说。回学校,他给蓝打电话:蓝,如果你是幸福的,你可以什么都不告诉我;但是如果你不快乐,一定要跟我说。蓝在电话端轻轻的笑:弟弟,你首先要让自己长大。他重重的点头,会的,我会长大,但是蓝,你要等我。

又一年,蓝工作了,渐渐很少跟他联系。很久没见面,偶尔电话,蓝也只是淡淡问他学校好吗?生活有困难吗?他想,蓝是幸福的吧。宇应该在身边一直呵护着她。

再见蓝,是蓝工作一年半以后,他也快毕业了。那个午后,蓝没有打招呼就来学校。他看着蓝远远的向自己走来,那个穿着深蓝蕾丝的女子,穿丝质细带高跟鞋,走路的时候眼光婉转长发流动。蓝已经不是那个扎着马尾的女孩子,但仍有他眷念的笑容和怀念的声音。蓝用手揉他的头发,踮着脚尖量他的身高,呵呵,又长高了,当年的小男孩已经有了一米八的个子。他低下头认真的看这个朝思慕想的女子,阳光照在蓝的脸上,她小小的鼻子,长长的睫毛,柔和的轮廓。蓝一直笑,见到他,她是快乐的。可是他注意到,蓝自始至终没有提到宇,他也小心的避开话题。临走的时候,蓝轻轻拥抱他,他问:蓝,你还是快乐的吗?蓝垂下眼睛:弟弟,很多事情,你不明白。他捧起蓝的脸,低低的说:蓝,记着你要等我。

毕业了,他接触到与校园完全不同的社会。他开始穿干净的白衬衫,每天把鞋擦得很亮。他拎着公文包,穿梭于高高矮矮的写字楼。他埋首于格子间的电脑前,忙碌于策划单子会议。偶尔也会有一些应酬,商场上的对手朋友,精明的男人,风情的女人。他调动自己的一切潜能从容应对。因为他的努力,他在公司始终出类拔萃,他的身价迅速提升,从职员到总代理再到部门经理。他看到自己的成绩,心情是快乐的。他告诉自己:我可以离梦想再近一点,蓝,我已经长大。

蓝一直忙碌,很少见他。他坚持给蓝打电话,告诉蓝他的工作,他的努力他的收获。然后小心的问蓝:你还是一个人吗?你会等我吗?蓝不回答,始终喊他弟弟,他不回应,亦不反驳,但始终坚持。终于有一天,蓝约他。蓝告诉他自己身边有大把的男人,蓝说我已经不是高中的时候那个纯洁的小孩子;蓝说工作生活有太多的压力你不明白;蓝说我是个物质的女人你不了解我的生活你不能照顾我。他安安静静的看蓝:你没有跟我一起生活过,你怎么知道我不能?蓝,我知道你不快乐,宇离开你并比代表所有人都会离开你,不管别人怎么样,我始终站在原地。蓝摇头,眼泪忽然就落下。

告别蓝,他的心痛痛的,但并不失望。蓝还是一个人,他还有希望,不是吗?他回归到公司繁忙的工作,他更加努力,他坚信自己的能力,更重要的,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且从不放弃梦想。他依然想念蓝,想念那个淡淡忧郁的女子。很多时候,抬头望天空,眼前会忽然飘过一抹玫瑰色的红,依然记得多年前蓝穿着白大衣,长长的围巾,花瓣的颜色。

2002年的冬天,南京下雪了。他推开窗看雪花飘落,忽然很想她。这样的雪天她在哪里?可有人带给她一丝暖意?几乎在瞬间决定去看她。他穿着黑色风衣在大街上奔跑,风雪中的身影穿过长长的马路,走过泥泞的小巷,一路狂奔到蓝的门前。几乎在蓝开门的一瞬间,他拥她入怀。他的拥抱急切而粗暴,蓝清楚的感觉到他狂野的心跳。

整个冬天蓝是憔悴的,身边的人来了又走,她始终孤独。下雪的时候独自看雪,忽然就泪留满面,她想要的并不是一个人的地老天荒啊。而现在,在这个男孩的怀里,她触摸到了久违的温暖的气息。10年,他已经27岁。他真的不再是读书的时候那个天真幼稚的孩子,岁月的流逝,生活的现实使他迅速蜕变成一个英俊敏锐的男人。他为她留守了整整10年。蓝忽然就抱紧了身边这个高高大大的男人。峰回路转,这世界上,永远有一个人,只是为你而存在,这个人不容错过。

拥抱,一直拥抱。蓝抬起泪水朦胧的双眼,问他:为什么是我?他笑:十年前就已经注定。我爱你,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笑容在泪水里绽放,他吻她,肆无顾忌。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