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揭秘叙利亚反对派

发布时间:2020-07-13 15:48:58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叙利亚陷入动荡近一年。巴沙尔政权和反对派长时间的争斗,让这个国家的前途愈发叵测。

西方人曾放言武装反对派,却不知该向哪个团体宝押——因为,在叙利亚境内,现有十余个合法或非法的反对派联盟、团体、政党;在海外,还有流亡的反对党。

“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以下简称“全国委”)声称代表所有反对派,但内斗不止;主要反政府武装“叙利亚自由军”成分复杂,暗含宗教极端主义色彩;互别苗头的各支反对派背后,甚至还有“基地”组织的暗影若隐若现……

“全国委”接二连三地分裂

3月17日,5个叙利亚反对派组织(“自由全国变革运动”“伊斯兰祖国运动”“解放和发展集团”“土库曼全国集团”以及“库尔德新生活运动”)在邻国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开会,正式宣布与去年8月成立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分道扬镳,重新成立一个新的联盟组织,其宗旨是推翻巴沙尔领导的现政府,该组织尚未命名。

这五个组织此前都被纳入叙利亚最大的反对派联盟“全国委”麾下,这场“另起炉灶”的剧情表明了大马士革政权的反对者们要进行合作有多么困难。 “自由全国变革运动”领导人阿马尔•库拉比表示:“成立该联盟不是要反对任何人,巴沙尔政权除外,而是为了联合叙全国委以外的反对派。”

前“全国委”高层成员卡迈勒拉卜瓦尼也于同日宣布脱离“全国委”,他说,“全国委”已经无法代表民众意愿,该组织内部混乱,运作不够透明,没有明确目标。

这并不是“全国委”的第一次分裂。早在今年2月底,“全国委”大约270名成员中的20人就曾宣布自立门户,新建“叙利亚爱国集团”。带头人之一卡迈勒•拉卜瓦尼说,穆斯林兄弟会在“全国委”内部势力太强,“爱国集团”并不必然反对“全国委”,但反对派必须停止内斗。按照他的说法,“全国委”不接地气,脱离街头示威者,“落后于形势”。

此前,“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是叙利亚反对派中名头最响的一支,这一称呼令人联想到去年利比亚冲突中以反对派身份最终推翻卡扎菲政权并取而代之的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

叙利亚“全国委”总部设在土耳其,以巴沙尔政府的替代选项自居,由长年旅居法国的学者布尔汉•加利温出任主席,由流亡海外的专家和政治人物组成,号称由7个反对派团体联合组建,其中包括“民主变革大马士革宣言组织”、穆斯林兄弟会、国内民间政治团体“地方协调委员会”和“叙利亚革命总委员会”等,受到西方国家和一些阿拉伯国家的支持。

这一联合阵线宣称其行动原则包括“使用一切合法手段推翻现政权”、“保护国家独立和主权,拒绝外国军事干涉”。也许是受到2月事件的影响,今年3月初该组织的立场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加利温在法国巴黎宣布组建军事局,打算“像国防部那样”协调叙利亚境内所有反政府武装组织行动,包括“叙利亚自由军”。他一面强调组建军事局是为“避免内战”,一面呼吁外国政府向反对派提供武装,因为“形势变了”。

“全国委”组建军事局,不仅希望从军事上统一指挥反对派武装,更打算从政治上统一协调它们的行动。这种军事联合无疑有助于确立“全国委”反对派共主的地位。“自由军”头目、同样身处土耳其的前空军上校里亚德•阿萨德同意加入军事局,但强调“自由军”有自己的军事策略,不需要任何政治干预。

相比利比亚冲突初期的过渡委,“全国委”虽然同样得到美、法、英等国承认或支持,获“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承认为“叙利亚人民合法代表”,但至今未能得到反对派广泛支持。它声称代表全国将近60%的反对派,但接二连三的分裂让其声望和实力都受损。

“全国委”由长年生活在西方的境外反对派人士主导,这也是其备受诟病的原因之一。老资格反对派人士、“协调委”领导人海赛姆•曼纳甚至称“全国委”是“华盛顿的俱乐部”,说任何呼吁外国干涉的人都是“叛国者”。

“协调委”反对外国军事干涉

相比于激进的境外反对派,叙境内一些反对派的主张相对温和,“协调委”就是其中之一。

“全国民主变革力量民族协调机构”(又称“全国协调委员会”,简称“协调委”)去年6月底宣布组建并代表境内外反对派,由叙利亚阿拉伯社会民主联盟总书记、叙利亚全国民主联盟发言人哈桑•阿卜杜勒•阿齐姆担任主席,成员主要是在国内久经阵仗的反对派人士。

这一反对派联盟强烈反对任何可能涉及军事行动的外国干涉,如设立禁飞区,赞成以经济制裁和外交手段加大对巴沙尔的压力。阿齐姆去年曾说,“外国干预同暴政一样危险”。

为了推翻巴沙尔政权,“叙利亚之友”会议曾经要求“全国委”整合反对派资源,不少国家鼓励它与“协调委”合并。

但是“协调委”并不愿与“全国委”联手,原因是“全国委”由境外人士控制并且呼吁外国干涉,立场过于激进。此外“协调委”成员多为世俗主义左派人士或民族主义者,对“全国委”内部的穆兄会势力颇为警惕。

去年12月底,“全国委”主席加利温和“协调委”领导人曼纳曾在埃及开罗就叙利亚今后的政治过渡方案签署过一份共同文件。而仅仅几小时后,“全国委”内部多名宗教激进人士就迫使加利温收回承诺。曼纳说:“每当我们坚持建立一个世俗国家时,宗教激进主义者就否决这一意见。”

怀化工服定做

益阳西服定制

制做棉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