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根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盘根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19岁儿高考后偷6条连衣裙被拘母亲逐户道歉求谅解[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8 15:59:52 阅读: 来源:盘根厂家

闽南网7月30日讯 时至今日,工地小工陈妈——这位身高1.5米,右脚因小儿麻痹有些瘸的女人,依然不愿相信,一向乖巧少话的儿子陈亮(化名),怎么会偷人东西,而且连偷5次,偷的还是旧裙子!

陈妈妈泪述对不起儿子

“我们所有人都想不通,孩子到底咋了?他才19岁,等着上大学,一直很懂事的,怎么会去做那种事呢?”说话时,陈妈两只长了老茧的手藏在袖里,摩擦着,眼神凄苦无助。

12天前,从江西老家来看望父母的陈亮,在泉州市区一处出租房偷裙子,被户主当场抓到。三个小时,民警审讯完并确认现场,以多次盗窃予以刑拘。

“我们亏欠这孩子太多了,他刚出生几个月,我们就把他送回老家,19年来,都不在他身边,好不容易来趟泉州,我和他爸还吵架,让他难受,心烦。”她拿出陈亮的高中毕业照,是一位高约1.7米、面相清秀、斯文白净的男孩。她反复说:“都是妈的错,要怪都要怪我自己。”

给儿子送去的炒米粉 被原封不动退回来

7月18日,陈亮被刑拘的那天中午,陈妈正躺在床上休息,最近一段时间,工地活少,收入也就少了。为了钱的事,陈妈中午还跟老公吵了一架,差点动起手来。

吵累了,陈妈关上房门,闭上眼,隐约中,他听见儿子出门了。她心里知道,儿子高考考得不好,正烦呢。

“可能是出门上网去了吧。”陈妈安慰自己。她们一家和老乡合租的民房,年久失修,一个月150元,没有网络。

下午4点,儿子放在房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电话那头,一个陌生男人,自称警察,说陈亮偷东西被抓了。

“绝对不可能!”陈妈脱口而出。对方说,偷了几件衣服,被当场抓住,让她到派出所来一趟。

陈妈顿时慌了,从来没进过派出所的她,赶紧让老乡小王骑上电动车,喊上陈爸后一起心急火燎地奔向派出所。

虽然派出所离住处不远,但心烦意乱的陈妈居然迷路了。她急忙给包工头的儿子打电话,对方劝她“可能是诈骗电话”。这让陈妈的心稍稍放宽了一些,可过了不久,包工头儿子又打电话来,说跟民警确认过,确有此事。

陈妈一下子蒙了。傍晚5点多,在派出所门口,她终于看见儿子的背影——正被带上警车,她竟一下子没了反应,警车开远,才恍然追上去。

“偷了5次,6条连衣裙,现在带去辨认现场”。民警停下车说。

一个多小时后,陈亮辨认完现场后被带回了派出所。此时,一直呆呆地站在所门口的陈妈,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她想的是儿子能不能吃饱饭。

“他早上没吃饭,中午也没吃饭就出去,饿一天了,能不能让我送点吃的进去”。陈妈买来一份炒米粉,请求帮忙带进去。可过了一会儿,米粉被原封不动地拿出来。陈亮说他没胃口。陈妈又回去煮了稀饭,用保温瓶再送来。

就这样,陈妈和瘦小无话的丈夫,在派出所等到19日凌晨1点。

儿子8个月刚断奶 我们就把他放老家

左想右想,陈妈觉得都是自己亏欠儿子的。“才8个月大,刚刚断奶,我们就把他放在老家了”。

陈亮一家是江西人,陈爸早年丧父,家里穷;陈妈从小右脚残疾。为了谋生,陈亮8个月大刚断奶时,夫妻俩就辗转到泉州打工。

和大自己几岁的哥哥一样,陈亮从小就是外公外婆带大的,辗转寄宿,是家常便饭。小学,住外婆家;初中,到镇里上学,住附近大姨家;高中,到县里上学,一个人在外头租房住。

“小时候老家真穷,儿子饭都吃不饱,饥一顿饱一顿的;上学后寄宿在外婆家、大姨家,连饭都不敢多吃,那时他正长身体,饭吃不好,一直到现在都瘦瘦小小的”。

缺少陪伴,是陈妈最后悔的事。

这十几年来,只有春节,夫妻俩才会回家。陈妈说,陈亮最开心的,是暑假变成候鸟,和哥哥一起飞来泉州,帮父母在工地干活。

“钉模板,搬水泥,他什么都干,从不喊累”。孩子长大了,陈妈发现一些细节:儿子看起来胆小、内向。

陈妈记得,陈亮小学五年级时,一次小腿被蛇咬,却不敢说,熬到晚上,才和外公说。电话那头的陈妈急坏了,连夜联系大姨,把孩子送去医院。医生说,再晚些来,腿肯定保不住。

陈妈还发现,儿子好像对父母也有距离感,很多事不愿意说。初二那年暑假,陈亮一下火车,手腕缠着一圈纱布。陈亮说是体育课摔的,不痛了,当晚他却疼得满床打滚。给医生一看,才知道他是手腕骨折。

这两件事,是陈妈能想起的,关于儿子的,不多的故事。

母亲最长一次陪伴 是高考前的一个月

更熟悉陈亮的,反而是他的班主任。

“他父母长期不在身边,平时沉默寡言的,这次比平时考少了蛮多的,英语才考二三十分”。曾经的班主任老师说,陈亮成绩虽然不太理想,但是和同学相处不错,也乐于助人。

母子最长的一次陪伴,是两个月前的高考。

学习上,只读到三年级的陈妈也操不上心。她只知道,陈亮小学都在班级前几名,但乡下英语基础差,上初中后成绩明显落后了。这些年,陈妈唯一联系学校老师一次,是因为陈亮听力有问题,却被安排坐教室最后一排。陈亮得知后,反而责怪妈妈,“我坐在后面听不清,别人也一样听不清”。

今年春节,陈妈本想留下来照顾陈亮,陈亮却不肯,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懂得照顾自己,妈妈突然来,他不适应。

5月底,陈亮要高考了,陈妈决定请假一个月,回来督战,发现陈亮把校外的租房整理得干干净净。

“他没人照顾,又内向,吃都吃不好”。陈妈发现,儿子很敏感,过年过节,她大包小包提东西去串门,可是舅舅们递来的水果,儿子却不敢接,读书时也从不向条件好的舅舅们开口。

可结果让满怀希望的陈妈失望了。

陈亮考了400多分,只能上专科学校。陈亮说,考不好,就别浪费读书钱了。陈妈鼓励他,不管上什么学校,都要读下去。

陈亮最后借了一本报考书,勾画地都是学费较低的学校。一天,陈妈突然问,没考好,是不是谈恋爱了,陈亮严肃起来,“瞎说”。他拿出手机,“你看,我一个女生的电话都没有”。陈亮说,他和女生的接触只停留在见面打招呼。

听说陈亮偷东西,曾住在一起的堂哥堂嫂也想不通:那么勤快,帮母亲干活从不喊累的孩子,怎么会偷东西?

她只能怪自己,“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为什么小时候不把他带在身边,为什么要天天吵架,为什么不多问问他的想法?”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谅解书写了三遍求了三遍,母亲懊恼自己没文化

儿子被抓12天来,为了他能上大学,母亲苦苦恳求

一户户敲门道歉 求签谅解书

核心提示 “他一定要读书的,我希望大家原谅他,让他上学。”12天来,陈妈为这个心愿奔走。前日上午,她又去了一趟派出所。海都记者在泉州租房,见到憔悴的陈妈,她吃不下、睡不着,只能黑着眼圈坐在客厅发呆。

说没两句,她又重复自责的话,“都怪我们夫妻俩吵架,等于亲手送进去”。她自始至终没有生儿子的气。反复折磨她的,是担心性格内向的儿子,会不会做傻事。为此,母亲口述,让人代笔第一次给儿子写了一封信。

这些天,这个农村妇女被迫学了很多新词,羁押、扣留、取保候审。到底是啥意思,她只知道,错过下月15日填报志愿的时间,儿子的大学就没了。

一家家敲门恳求 声泪俱下

这些天,陈妈害怕闲坐在家里,“儿子的一辈子不能就这样毁了,一定要再想办法。”可她又不知道还能做什么。

19日那天,陈妈多次给陈亮送饭,陈亮还是不吃,“他很内向,肯定被吓坏了,我想他快点吃上一口热饭,知道爸妈还在,在关心他”,可孩子不吃。躲在派出所屋檐下,大雨磅礴,陈妈泪如雨下。

回到家,陈妈和丈夫又吵了一架。陈妈生气的是,警察说的话,小学三年级文化的她根本听不懂。陈爸识字,可他又不好意思开口问。陈妈心急如焚,工友、老乡一起为她出主意。有老乡咨询律师后,说这件事不算太严重,让她赶快找到这些失主,上门道歉赔偿。

“报警还能撤销?”陈妈仿佛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顶着烈日走了一下午,一户户找去,一家家敲门道歉,声泪俱下,向失主恳求原谅,4户家人都签下了谅解书。

陈妈不好意思说是儿子偷衣服被抓,可说得太模糊又找不到,最后只能厚脸皮说了原委。但有一家,是江西老乡,陈妈开不了口,她怕事情传回老家,儿子没脸回去。陈妈撒了个谎,说是别家小孩偷东西,父母被气病了,托她来找人赔偿。老乡人很好,说,不值钱,不用赔,那旧裙子还以为被风吹走了。

报警的陈大伯听完 也很自责

“很多人不肯要我的赔偿,我就带了水果牛奶去感谢,他们都是好心人”。顶着烈日走了一下午,陈妈一口水都没有喝。

19日下午5点,终于找到最后一家了,是18日当天抓到陈亮偷衣服的陈大伯。18日下午三点半,陈大伯和妻子都在三楼的房间里,“我看见他时,他正拿着一条黄白色的裙子准备跑”。

陈大伯把陈亮堵在阳台,他觉得孩子挺害怕的,可见他衣着整齐,看上去不像小偷。陈大伯没有报警,和陈亮谈谈。陈亮说,他刚高中毕业,父母吵架,就跑出来了。“吵架和你偷裙子有关系吗?”陈亮结巴起来,他说,他没钱给妈妈买裙子,想偷一条给妈妈穿。陈大伯立刻心软了,但他觉得不能轻易放孩子走,“如果不让家人教育一下,以后又出来偷,会越陷越深的”。

陈大伯问陈亮他妈妈的电话,可陈亮报了三个数后就闭口不说了。

没办法,陈大伯就带着他下楼,想让附近执勤的联防队员教育他。可陈亮撒腿就跑,被巡防队员抓回来。

“他不跑就好了,我根本不想报警的?”得知陈亮被刑拘,陈大伯也急得不行,他立刻签了谅解书,冒着大雨,当晚陪同陈亮父母赶到派出所,说要撤销报案,可是被告知并不能撤销刑案。

“都怪我啊,如果立案前来撤销就好了”。如今,陈大伯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陈亮父母。

5份谅解书签了三遍 孩子能回来吗

24日,陈妈终于签完5份谅解书,但写得都很粗糙,只说“原谅小孩不懂事,请给他一次机会”。因为写得不规范,陈妈又挨家挨户签了第二遍。律师说,要用黑笔,还要按手印。陈妈又第三次找到他们重签。“有一户人不耐烦了,觉得这是小事,老麻烦他们”。陈妈懊悔自己没文化。

陈妈坚持拿钱请律师,没有联系法律援助中心,她觉得“这样能更快”。代理此案的潘伟安律师说,接了这个案子,他心里也不平静。前日,潘律师在看守所见到陈亮,他低着头,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控制不住自己,他把裙子藏在工地,心里不开心就去看一看,看了就觉得心情好了。

陈亮告诉律师,他害怕被关进监狱没书读,也怕妈妈会崩溃,“转告我爸妈,不要担心我”。

“偷的东西价值很低,情节轻微。”目前,潘律师已向公安机关、检察院分别递交材料,希望能撤案或办取保候审。

儿子想学建筑和商贸

他还能赶上填报吗

现在,陈妈就算焦急,也只能默默等待了。8月15日,就是江西专科志愿填报的截止时间,陈妈怕儿子赶不上了。

她其实已为陈亮准备好大学的学费,连陈亮哥哥要结婚,陈妈都不愿意拿出来。“这些钱是给陈亮读大学用的,不能动,结婚可以拖一下,书一定要读”。

看到弟弟的成绩,哥哥曾和妈妈说,要不劝弟弟不要读了,如果考不上好大学,不如出去学一门技术,能养活自己。但陈妈坚定拒绝,她知道没文化带来的痛苦,她绝不要儿子重蹈覆辙。“我以前坐动车,不知道怎么进站找座位,我问别人,别人说你自己不会看啊,票上有写。我说我不识字,那人说,不识字你坐什么动车”。

陈亮想出省读书,一同外住的老乡说,陈亮曾说他第一志愿要报杭州的一个职业学校,想学商贸和建筑。陈亮觉得自己有工地经验,口才不好,学商贸可以多出去见世面。

目前,办案派出所的相关负责人表示,陈亮的案子社会危害性较小,再考虑到其高考生的特殊情况,已接到家属提交陈亮的学生证、母亲的残疾证,以及几位事主的谅解书等材料,将会向上级公安机关汇报,对该案酌情处理。

时间一点一滴地走,陈妈内心乞求着:时间你慢点走。

□陈妈的信

亮亮:

你好吗,儿子?妈妈7月1日从老家把你带来,不承想又亲手把你送进了“监狱”,让你受这么大的罪。妈妈从小没有文化,才会让你跟着我们吃苦,所以妈妈毕生的愿望,就是希望看到你上大学。有文化,才不会像我一样卖苦力。

你在里面一定要好好的,请求司法机关给你一次上大学的机会,圆你的大学梦。妈妈真的非常非常的想你,儿子,你一定要坚强,妈妈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儿子,你出来一定要好好感谢原谅你的人、帮助过你的人,不是大家的原谅、帮助,妈妈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你一定要做一个对社会有贡献的人,才不枉大家对你的帮助。(海都记者 喻兰 吕波 海都见习记者 吴智明 文图)

上一页12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泉港界山镇桦窑村的双胞胎姐妹林舒欣、林舒雅在今年的高考中,以优异的成绩分别被湖南大学和厦门大学录取。虽是双喜临门的开心事,却给一家人带来了不小的经济负担。

原来,双胞胎姐妹还有弟弟和妹妹,母亲体弱无法外出干活,父亲打零工收入微薄。虽然如此,父母还一直倾心支持姐妹俩上好学校,暑假里她们也一起外出打工攒学费。

学生姓名:林舒欣 (右) 毕业中学:泉州五中

高考分数:文科609分 录取学校:湖南大学

学生姓名:林舒雅 毕业中学:泉州五中

高考分数:文科617分 录取学校:厦门大学

家庭清贫

姐妹俩仍上好学校

姐妹俩的家中还有一个12岁的妹妹准备上小学六年级,一个7岁的弟弟才要上小学,全家人就靠着父亲每月打零工赚的2000多元生活。而母亲常年颈椎不好,无法干重活,断断续续地打过几份工,均因承受不住而放弃,现多在家照顾年幼的弟妹。

“尽管家境贫困,但父亲一直坚持让我们读好学校。”姐姐林舒欣说,她们初中就来到市区的实验中学读,每年学费都不便宜。中考时离泉州五中录取线还有几分之差,家人权衡之后选择择校,每人又各交了1.8万元念五中。

供一个孩子读书本就不易,更何况是两个。姐妹俩深知父母的辛苦,中考结束后就积极找暑假工,但因长得瘦小被疑年龄太小被拒。

这次高考一结束,姐妹俩又带着准考证在洛江一商城找到一份餐厅服务员的工作,每人每月工资1500元左右。但姐姐的学费要6000多元,妹妹学费加上住宿费近7000元。“赚的不多,但我们赚一点父母就能轻松一点。”

心有灵犀

即将开始第一次分离

“我们从上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在一起,中学住宿也在一块,不相互影响都难。”初看姐妹俩,长相和个子都有点不一样,姐姐林舒欣说。

和很多性格迥异的双胞胎不同,姐妹俩彼此性格相近,都喜欢宅在家里看书,作文都不错,都不擅长理科,所以都选了文科。更巧的是,高二文理分科时,因为她们分数相近、排名相近,最后还都被分到了同一个班,住在同一个寝室里睡上下铺。“我们好、坏习惯都相互影响。”姐妹俩笑着说。

因为妹妹舒雅喜欢学习语言,她大学选择俄语专业,希望毕业后能找到对口专业的工作。对姐妹俩来说,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才是她们的第一次分离,她们也满怀期待。

【捐款方式】

泉州市金秋助学活动办公室热线电话:22170110,22160099(传真)

东南早报热线:96339

泉州市金秋助学捐资户名:泉州市困难职工帮扶中心

开户银行: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账号:601416012。

捐款单位和个人在捐款(汇款)时,请填写单位名称、姓名和联系电话。各县(市、区)应根据实际设立热线电话和公布基金账号,以便开展工作和联系。(记者 郭晓冰 许奕梅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雪藏卵子 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

“这是世界上唯一的后悔药。”徐静蕾近日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曾于2013年39岁时在美国冷冻9颗卵子,以保证自己在生育权上拥有尽可能大的选择余地。这则新闻让不少女性开始关注冷冻卵子,也让这一近年来急剧升温的“新事物”重磅进入公众视野,甚至有不少大龄未婚女性激动不已,欲效仿女神为自己备好“后悔药”。

纵观娱乐圈,林志玲、叶璇、陈乔恩、宋慧乔等都冻过卵。冷冻卵子真的是生育“后悔药”?国家卫生计生委妇幼健康服务司负责人表示,冷冻卵子技术属于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范畴,目前尚处于临床研究阶段。国家卫生计生委将会密切跟踪卵子冷冻技术进展,谨慎进行技术评估,以确保临床应用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其实,冻卵在泉州已经有两人“尝鲜”,不过与徐静蕾们不同,她们是为了治疗不孕不育。那么,泉州有没有具备冻卵资质的医院?冻卵会是晚育女性的救命稻草吗?如何“取卵”、费用多少?“冷冻宝宝”是否会像普通宝宝一样健康?本期封面纵深与您共同关注。

前卫冻卵 泉州已有两人尝鲜

人工取卵(视频截图)

“我也想冷冻卵子!”泉州的王小姐今年32岁,至今未婚,家里人催促得紧,但她仍在等待自己的真爱。看到女星徐静蕾冷冻卵子的消息之后,王小姐十分激动,也想效仿徐静蕾冻卵。

其实,泉州已有两例冻卵,泉州市妇幼保健院就具备冻卵技术,不过冻卵者并非为了“保鲜”生育能力,而是为了治疗不孕不育。记者针对泉州部分年轻工薪阶层展开随机调查,发现大多数人对“冷冻卵子”这一概念有些陌生,仅部分市民认为这是大龄单身女性“保鲜”生育力的妙招,但对于“冻卵是怎么回事”却缺乏深入了解。

泉州

为治疗不孕不育 两对夫妇无奈冻卵

记者从泉州市妇幼保健院试管婴儿中心了解到,截至目前,泉州仅出现过两例冷冻卵子,但这两位冻卵者并非像徐静蕾一样是为了保存生育力,而是迫于无奈才选择冻卵。

“这两位当事人是因为不孕不育需要做试管婴儿,才冻卵的。”市妇幼保健院试管婴儿中心相关负责人林素霞介绍,目前在国内尚不允许未婚男女因为非医学原因冷冻精子、卵子,而冷冻卵子在医学临床上的应用也不多,“正常迫切想要孩子的夫妻,不会选择冻卵”。据悉,两对夫妇之所冻卵,其中一对是因为女方在排卵当日,从男方取出的精子质量不好,所以选择将女方的卵子冷冻,等候优良精子出现再进行试管受孕。

林素霞介绍,两例冷冻卵子差不多都冷冻了三个多月,解冻后,其中一例成功受精形成胚胎,目前胚胎发育状态良好,而另一例则在解冻当天就宣告退化。

林素霞介绍,泉州市内目前尚未出现单身男女为保持生育力而到医院冻精冻卵,但不排除有人远赴海外,到台湾、美国等地技术更为精湛的医院冻精冻卵。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显示全文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哥哥,你还在吗

永春82岁老人宋利荣在外流浪70年,想寻找唯一记得名字的亲人

闽南网7月26日讯 “我们清理中宪第古民居时,发现一名82岁的永春老人,找不到亲人了。”昨日,南安石井村的郑先生致电海都热线通95060求助。

流浪70年的老人想找到自己的哥哥

海都记者驱车前往南安市中宪第古民居。沿着一条小径走到古民居后院,在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简易帐篷里,找到老人。老人正蜷缩在一个旧沙发上看电视。电视屏幕“嗞嗞”闪着雪花。

老人称自己叫宋利荣,父母去世早,12岁那年,镇上有个男人对他说:“出去要饭总比在家饿死好。”第二天,他跟着这个男人扒火车去了广州。从此,几十年再没回过家乡。他只记得哥哥叫宋农中。到广州不久,男人消失了。他开始独自行乞过日子。

因为战乱和饥荒,他流浪到其他地方。“不知道下一站要去哪,只要能扒火车就上。”他去过深圳、汕头、广西柳州,最远去过河南洛阳、开封。突然有一天,他意识到必须学门手艺。他从河里淘来一块磨刀石,固定在长板凳上,一肩扛着板凳,一肩扛着棉被,走街串巷吆喝——“磨剪子,磨菜刀嘞”。当时,磨一把菜刀能挣一角钱。晚上就随便找个地方,铺开被子睡一晚。这样过了很多年,老人用手挡了挡脸庞,说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当时能吃饱是天大的事”。

60多岁时,他终于下决心回家。可他没钱,每天在河南洛阳火车站附近转悠,一看见有拉煤的货运司机,立刻追上去,希望司机载他一程。“我至少问了几百个司机。”他用手指比划着,脸偏了偏。终于,一位司机让他躺在煤车里,送他一程。他扛着棉被和煤炭睡了一天多。在江西鹰潭时,货车需要转方向。他只得下车,继续等待下一辆愿意载他的货车。2个月后,他坐上一辆开往厦门的货车。

到厦门后,他拿出磨刀石,一边磨刀一边赶路。8个月后,终于回到泉州。前两年,他曾经试着回永春湖洋镇寻找哥哥,但“坑洼的泥土路早已变成水泥路,我已认不出家的方向。”他找到当地村委会,报上哥哥的名字,但村委会却说没这个人。

如今,永春已没有老人的家,他只能继续流浪,暂时蜗居在南安石井中宪第古民居一个自己搭建的简易帐篷里。

昨天中午,海都记者联系到石井边防派出所,经查实后,福建省户籍信息中也没有老人及哥哥的户口信息。民警推测,老人和哥哥离开村庄早,新中国成立后,没登记户籍信息。老人听到消息后,眼底掩不住失望:“我走后,哥哥是不是也走了?他还在吗?在哪里……”(海都记者 花蕾 谢明飞 实习生 李毓丰 文/图)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广州市新维多利电脑公司

广州市众诚人力资源有限公司

翰鸿化工贸易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